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文化园地 - 栾川行
栾川行
文化园地  加入时间:2017-9-4 10:09:07     点击:291

      此次受局团委委派,有幸参加了局党委组织的送纪律下基层、暑季送清凉等系列活动送活动。因为这是我工作以来头一次到项目上去,所以兴奋的心情让一坐上车就打盹的我格外地精神。
      虽然早上一大早我们便从单位出发了,但到达项目部也已然是中午了,听说我们要来,项目部的人员很早就开始准备,我们的车子刚刚驶进项目部,便有一股饭香扑面而来。我们进屋坐下后不久,便招呼我们开饭了,吃饭的屋子是一件旧厂房,中间被一张帘子隔开,里面是项目人员休息的地方,外面摆了两张桌子,是他们平时整理资料的地方。饭后,大家听项目负责人关辉介绍了栾川老安沟项目的基本情况,随后便驱车到达了项目工地所在的山脚下。抬眼望去,看不到山顶,入眼的只有茂密的丛林。伴随着烈日,我们开始向目的地出发。
      野外爬山不像在景区旅游,脚下碎石凹凸不平,即便我穿的是厚底的运动鞋,也依旧觉得硌脚。我选择走在了队伍的最末端,不是因为跟不上,而是想要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然而走了不到20分钟,我已经无暇顾及两旁的风景,因为山势越来越陡,我只得专注的看着脚下的路。所谓的路,不过是山中林间一条被人踩出来的窄窄小道,是之前被项目人员“开发”出来的;越往上走,路变得越来越窄,上山也真的变成了爬山,起初被我拎在手里的安全帽此时也被我戴在了头顶,我时而抓住旁边的树根,时而扶着凸起的大石头,一边还要低头寻找可以踩着的比较结实的地方,如果从后面看,我此时一定像一只笨重的熊,再看看我旁边的项目人员焦紫辉,一边给我们带路,一边还时不时的提醒我们小心脚下,丝毫没有吃力的感觉。他说,相对而言这已经是很好走的山路了,如果碰上下雨天,会更加难走。偶尔还会感觉我的小腿向针扎一样疼,低头一看,一小段不知名的树枝扎在了我的裤子上。好不容易登上了一块儿平坦地带,大家以为已经到了工地现场,结果项目负责人说我们只爬了四分之一,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我听着自己沉重的喘息声,继续一步一步向上爬,还未到达钻台,就已经听到钻机隆隆的声响,前方高高隆起的帆布像一把大伞遮住钻机,这是为保证下雨天还能继续干活,不耽误项目进度。到了钻机旁边,巨大的轰鸣声使得旁边的人跟我说话都只能看对方的嘴型,而我们的地质队员却整天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着。幸运的是,我们刚好赶上提取岩芯,两个工人,一个手握钻杆的一端用铁锤猛力的敲打,另一个人将钻机的另一端垫到肩膀上,伴随着钻杆的声响,岩芯就这样一段段的被敲出。看了一会儿,我们便去往另一个钻台。路上,看到了项目人员搭建的简易帐篷,以前只在照片上见到过,现场看到,震惊到了我,帐篷里只能容纳一张单人木板床,所谓的木板床,也不过是一张木板架在四个沙袋上,极其简陋,地上还散落着几个药盒,而我们的地质人员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展工作的。

  


      到达最后一个钻台后我们便开始返程,俗话说:“上山不易,下山更难。”作为一个急性子,我本想一路跑下山,然而,刚迈出第一步我就脚下一滑,摔了个屁股蹲,还好前面的人及时扶住了我。周围的同事开始给我传授经验,有的甚至给我找了一根粗树枝做拐杖,就这样,我小心翼翼的弯着腰、侧着身子一步步往下挪动,我两手空空下山已经如此吃力,如果再背上十几公斤重的样品,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下,大家都有些疲惫了,有人提议唱红歌,随后一首整齐的团结就是力量在山间中回荡着,大家的精气神瞬间提了起来,疲惫感也随之烟消云散。快到山脚下的时候我的腿都是软的,全身的重量全靠这根粗树枝支撑着,终于到达平底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感觉像踩在了棉花上。
      “选择了地质,就选择了艰苦”。此次栾川之行,让我深深地感到了野外地质人员工作的不容易,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老一辈地质工作者的“工匠精神”,感受到了他们对地质工作的专注和坚持,不管任务多困难,工作多繁重,野外条件多艰苦,他们既要保质保量地完成好工作任务,又要协调好外部的各项事宜,其中的艰辛只有亲身经历了才能知道。我逐渐认识到了地质工作不仅需要吃苦耐劳的精神,更需要无私无畏的情怀,才可以为国家找到一处有一处的宝藏,实现地质找矿的重大突破。
      相聚总是短暂的。吃过午饭后,我们就要结束此次的行程,午后的烈日下,项目人员一直目送我们的车离开。再见了!我们美丽的地质队员们,我们期待着该项目能够取得优异的成果,等到明年项目完工时,我们在河南局再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