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文化园地 - 江西工作纪实
江西工作纪实
文化园地  加入时间:2017-5-10 12:33:31     点击:274
火烧关上看闽赣 松林竹海漫山峦
                                                   ----向敬业奉献、艰苦奋战的资溪-光泽地调项目组同志们致敬
    我院承担的“江西资溪—福建光泽萤石矿资源调查评价”项目位于闽赣交界部位的武夷山区,距离国家级五A景区仅一步之遥。火烧关位于调查区中北部,福建和江西分界线武夷山脉上,海拔高度为876米。
    三、四月份的工区已是绿意葱葱、满眼皆翠,湛蓝的天空中飘逸着些许白云是那样的优美纯净。连绵起伏的群山密布着各样绿色的树木、竹林、灌木和草丛,间杂点缀些鹅黄、嫩黄的叶、黄白色的金银花、黄色的野菊花、红色的杜鹃、褐色的竹笋、青翠的嫩竹,画面是如此的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山间流淌的溪流、河水清澈见底,游鱼细石一览无余,登山俯视绕山而流的河水碧绿似玉,让人不禁有跃入其中、畅快一游的冲动。清晨和雨后初晴,缥缈薄透的云雾环绕于山腰,静谧柔美,可谓人间仙境、令人神往。
    虽然峻山、松林、竹海、飞瀑、溪流、繁草、野花、云雾成就了武夷山区优美的风景,令游人心驰神往、驻足流连,但令人生畏的蛇类也在此生存,繁衍生息,武夷山区也因此号称“毒蛇的王国”,林间、竹林、草丛和溪流边经常有眼镜蛇、竹叶青等毒蛇出没。这些对于观赏者来说,是难得的景致和奇观,但对于穿越在山林、深谷、溪流间的地质工作者来说确实是困难重重、心惊胆寒,稍不留神就会被各种毒蛇“亲吻”招待。
    但项目组的同志们没有畏惧、没有胆怯,在做好各种安全防范措施的情况下,在当地老乡的引导和帮助下,毅然深入松林、竹海、草丛、山谷采集各类地质信息和样品、寻找各类矿化信息、追踪断裂矿带。为准确评价调查区萤石矿资源前景,早日发现好矿、大矿,完成目标任务,他们不辞辛劳、不畏艰险,克服重重障碍、夜以继日地投入到矿调工作中。
    矿产组同志为了追踪矿化带延伸和变化情况,沿着矿带延伸方向呈“Z”字形前进,逢山就爬、遇崖则攀、逢水则涉。为了节省时间、不丢掉有意义的矿化信息一天下来往往要翻越大大小小的“V”型山谷十余个。这些“V”形山谷,缓者二十度,陡者三、四十度,基本可与陡崖相比。矿区内大多是花岗岩,雨后初晴的石壁上,渗水较多,岩面湿滑,好在植被发育,松竹藤条较多,同志们在老乡砍出的仅容一人通过的路线上,谨慎缓慢地前行。
    下坡时要一边定点观察记录矿带的变化特征、矿化信息,一边还要拉着身后的藤条、树枝蹲滑下移,往往一不小心就会摔倒,但同志们总是在惊呼之后,嘿嘿一笑了之,稍事处理之后又继续前行。攀爬过程中不仅要避免上方岩块掉落砸伤,还要避免被刺条划伤,当地生长的一种茅草,这种茅草叶片边缘锯齿锋利,稍不注意就会被它划伤,叶片具有一定的毒性,划伤之后伤口往往会肿胀几天。当然同志们更担心的是毒蛇的悄然出现,尽管手拿竹竿、树棍不断敲击,打草惊蛇,希望在大家到来之前它们能“回避”一下,但耳聋的它们还是时不时地出现在小伙子们面前。              
    为了准确查明化探异常性质特征和位置进行的地化剖面测量工作是项更加艰苦的工作。地物化组的同志们工作的地方并没有明显的成矿地质体,要通过40米的间隔系统采集信息、样品进行异常检查,以发现隐伏的成矿地质体。他们必须按照设定的直线进行工作,不能绕路,前面所说的困难、险况更频繁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但他们不怕苦、不怕累,不畏山高坡陡、草深刺多,上山一身汗、下山一腿泥,在设定的路线上一步一步、逐点逐线地进行工作。每天都要翻越多个山谷山脊,陡立的山谷在他们眼里已经习以为常,偶尔遇到平缓的山地则感觉非常轻松。有时在一个山脊上取样,40米的间距就要跨越一条深近百米的“V”形山谷,到另一个山脊上进行采样;有时在一个山坡上,前行一步是陡崖峭壁、后退一步则是陡立山谷。
    工区雨水较多,山谷中溪流淙淙,河流密布,时浅时深,时宽时窄,穿上登山鞋经常是一脚湿透,后来他们干脆穿上长筒雨靴上山,一跑一天,忍受着长筒靴的闷热和沉重。有时遇到宽而深的河流,又无法绕过,小伙子们为了节省体力和时间,在确认没有安全问题的情况下,更是涉水而过,顾不上全身湿透。有时为了到达一个剖面位置,他们要徒步行走两三个小时。有次在行进过程中发现前边悬崖无法通过,绕来绕去迷失了方向,幸运的是遇到了在山中挖笋的老乡,这才在老乡的指引下回到了路边。这些还都不算什么,地化组同志们要一边研究剖面地质变化情况,一边要采集土壤样品,随着工作的进行,体力越来越差,样品数量也越来越多,负重越来越大。一条剖面采集下来,近百公斤的样品背下山,在下午干粮和水耗尽之后,加上一天的劳累、天气的闷热,辛苦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帮助工作的当地民工虽然经常上山劳动,这样的劳动强度也使他们吃不消,有的民工干脆不干了。但我们的工作还要继续,由于当地民工不好找,项目组就采取了地化组民工与填图组、矿产组民工交替使用,他们轮番到地化组工作;可是我们的小伙子们就没办法轮番上阵了,他们还是一如既往、一直坚持奔波在每条地化剖面上。
   填图组的同志似乎条件稍好一些,他们可以沿路工作,对重要的地质点、线进行追索。可是经济的发展和人们观念的转变,当地居民已经基本不再上山砍柴、种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测量的地形图上标注的小路均已被水冲毁或长满杂草荆棘,原本规划好的路线根本找不到所谓的道路。为了控制地质界线、寻找矿化信息,也只有硬着头皮砍路而上。   
    有次从山上沿小路下行,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可谁知下边山沟中的稻田已经废弃,当地人在靠近山沟口处修了一座小水库。返回已是不可能,山谷两侧草茂林深,无路可走,填图组的同志只好沿废弃的田埂到达水库边的路上。走上去才发现所谓的田埂被水浸泡后变得稀软,一脚下去便身陷其中,庆幸的是稻田中枯草成堆、杂草茂密,同志们便踏草而行,虽说有些湿陷,还不至于没膝,但一腿泥水自然是少不了。同志们顺利通过后便开玩笑地说,想不到今天我们体验了一把爬荒山、过草地的感受。
    项目组成员大多是年轻同志,他们不仅工作积极、刻苦认真、活泼乐观,而且大局意识很强,他们舍小家顾大家,勇于奉献。在项目组9个同志中有的孩子还不满周岁,甚至还没满月,他们为了项目的及时完成,按照单位的安排毅然离开妻子赶往南方工地;年纪较长的党员李建峰,老岳父身患癌症晚期,躺在医院维持生命,在老人最需要照顾和宽慰的时候,他还是想方设法做通媳妇的思想工作,来到武夷山区工地。
 这就是我们河南院同志们,他们爱岗敬业、工作认真,不畏难、不畏险;为了单位的发展无私奉献,牺牲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的义务和责任,不远千里投身到艰苦寂寞的地质勘查工作中。
    为你们敬业奉献的精神点赞!向不怕苦、不怕累、耐得住寂寞、为单位发展牺牲自我的你们致敬!
                   
                                                                          陈新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