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文化园地 - 苦战莫尔道嘎---物探分院工作散记
苦战莫尔道嘎---物探分院工作散记
文化园地  加入时间:2008-10-20 11:18:33     点击:1587
    莫尔道嘎镇位于大兴安岭西北部,与俄罗斯隔江相望。关于莫尔道嘎的名字,有个美丽的故事:1207年铁木真回室韦祭祖路上生发了狩猎之念,逐鹿至此地,只见林海茫茫,云凝峰峦,霞光四射一派吉祥。铁木真此时豪气万千,于是一声巨吼:莫尔道嘎(蒙语上马出征),莫尔道嘎由此得名。
    五月初,我院物探分院受有色地质调查中心北京地质调查所的委托,承担了中国地质调查局国土资源调查基础性、公益性地质调查项目《大兴安岭呼伦贝尔莫尔道嘎—吉峰地区铜多金属矿远景调查》的物探普查工作。项目组于六月中旬到达莫尔道嘎开始外业资料采集工作,工作采用500×200的网度,在调查区开展1:5万高精度磁法测量工作。
    工作区面积1162平方公里,最近的勘探线距离莫尔道嘎七十公里,远的一百多公里。由于工区是原始森林,林区防火很严,无法居住,大家每天来回都要做上四个小时的车。每天清晨五点钟,当人们还在梦中的时候,我们的队员已经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到晚上七八点钟才收工。
    六、七月的大兴安岭天气比较炎热,白天气温达到三十多度,也是各种蚊虫活跃的季节。当地有句谚语:“大兴安岭有三宝,瞎虻、刨奔和小咬,追你咬你三班倒”。它们见到我们的队员可亲热了,足足有二三百只围着乱转,皮肤有裸露的地方,马上叮上去,轻的给你留下一个包,重的咬掉你一块肉。虽然天气炎热,大家也只得全副武装,头戴蚊帽,内穿紧身衣,外罩工作服。远远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养蜂的。中午吃饭的时候,不时的会有苍蝇飞进喉咙,不得已只能伴着苍蝇咽下去。我们的队员每天都要吃下几只苍蝇,被盯咬几下那是常事。大兴安岭蚊虫中最可怕的算是一种叫“草爬子”的昆虫。虱子般大小,在人身体上爬行无知觉,由于它分泌的唾液里有麻醉神经的物质,被其叮咬后并无知觉。同时,它又是病毒细菌立克次氏体和螺旋体的传播媒介,被叮咬后,数月伤口不愈。轻的阴天下雨瘙痒难忍,重的引发森林脑炎(病毒携带率为三十万分之一),损伤大脑。项目组的队员每天都有人被“草爬子”叮咬,有的队员一天被咬七八次。为了预防“草爬子”分院为大家购买了紧身内衣等防护用品,并在当地防疫站打了预防森林脑炎的疫苗。每天收工,大家顾不上围着身边的蚊虫,也要脱衣检查,看看身上是否有“草爬子”。有时,一天在身上能抓到三四十只。有一次,胡云春由于在山上感冒发烧,下山后没有检查就去医院打针了。第三天在身上发现有四个“草爬子”叮在身上。虽然每天“草爬子”让大家提心吊胆,苦不堪言,但大家没有一个人退缩,都在坚持工作。大家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完成工作。
    夏日的大兴安岭,山岭沟壑处处生机,溪水潺潺,山峦叠翠,万顷林海一片碧波。如果来这里旅游,你一定会赞叹兴安美景。但在林区工作一定不会有那么好的心情。每天大家面对的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行路中的困难,大家在森林中有深切的体会。行路中各种乱七八糟的倒树横在面前,使队员们无从下脚。我们大家称它们“弹簧床”(各种树木和树枝相互内叠压着有弹性)。不小心踩在上面的朽木,只听“啪”的一声身体下坠,等拔出腿来已是被树枝扎的鲜血淋漓,我们的队员不知道被扎了多少次。在山岭的阴坡上生长着一种叫“大大香”的灌木,相互交错,茂密无缝。队员们总结通过“大大香”的经验,一、嘿(喊一声),二、压(身体压上去),三、爬(爬行通过)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艰苦前行。行进中有时会遇到小河、草甸(有水有草的地方),没有办法只有趟水过河,虽然是夏天,但这里的河水还是冰冷刺骨。等穿越它们,裤子鞋已湿透,贴在身上很是难受。林区的雨是说来就来,一会还是碧海晴空,一会就乌云密布,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伴着闪电显示着大自然的威力,有时侯冰雹也会不请自来。大家只有冒雨工作(道路艰难不可能返回),穿着湿透的衣服把工作做完。六、七月的时候穿湿衣服还不感觉到冷,等到了八、九月份气温下降到2~3度的时候,浑身上下被雨一浇,身上冰冷冰冷。每天大家在艰难的道路中前行,困难虽然很多,但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我们的物探队员,我们一点一点的向目标迈进。
    身处大兴安岭森林中,落叶松、桦树遮天蔽日,分不清东西南北。如果没有GPS指引,一定会迷落山中,即使使用先进工具的指引,有时不得已也要露宿山中。有一次,我们的一组(两人一组)队员,大家在工区等到天黑也没有回来,等到天黑以后,没有办法只有先回到驻地。项目负责王保忠赶紧组织人员到工区寻找,寻找的队员在山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凌晨3点钟,天刚放亮,寻找队员冒雨沿勘探线寻找。上午十点钟,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找到了丢失的队员。原来,他们工作结束后,找不到回去的路,便迷失山中,天黑以后,没有办法只好露宿山中,没有食品,只好抓了几只癞蛤蟆充饥。还有一次,勘探线的终点是中俄边界额尔古纳河(中俄边界以河中间为界),我方边界由于山势比较陡,没有道路,勘探线来回总长25公里,一天的时间肯定无法完成工作,只有工作完以后,在河边住一夜,第二天返回。八月的大兴安岭夜里气温降至2度左右,天气非常的冷。大家在河边围着篝火无法入睡,真正体会到了“野地烤火一面热”是什么滋味。
    巍巍兴安岭,积翠大森林,在浩瀚的林海中养育着鹿、狍子、飞龙、狼、野猪、棕熊等珍奇异兽。由于人类捕杀,虽然没有了“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盛况,但在工作中也会不时的遇见狍子、野猪、棕熊等野兽,也让大家提心吊胆的。最让大家害怕的就是棕熊了,假如它要是发威,人是没的跑了。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每组都雇佣当地有经验的老乡随行。根据当地经验,遇到熊不能跑,原地大声的呼喊,一般熊听到声音会主动的离开。从工作开始到结束,我们的队员糟遇到了十几次棕熊,当时心情紧张的很,不要说跑了,即使想跑,腿肚子也不听使唤,还好都是有惊无险。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层林尽染,山果飘香,红、白、黄、褐、红相间的“五花山”伴随着丰收的喜悦。九月二十日,项目组全体队员经过艰苦奋战,结束了野外工作,顺利通过了中国地质调查局的验收。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我院物探队员不怕困难,吃苦耐劳的精神。赢得了北京地质研究院的称赞,也为河南院赢得了荣誉。
                                 
                                      供稿:张忠良